猎头点击了解更多

2021-02-20 15:27:12 0

猎头点击了解更多

资产阶级为了攫取更高的超额利润,初步建立了一整套组织、协调、监督、激励劳动者的管理制度。20世纪中叶后,人事管理在世界各国受到重视。人们从提高效益和工作效率出发,依据人事管理的理论与方法,促进社会与经济的发展。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各级人事部门、人事干部的工作内容在不断调整,不断变化,传统的人事管理工作逐渐被现代人力资源管理取代。



两汉时期起,朝廷在选拔用人方面,采用了察举与征辟、策试、上书言事等多种办法,建立了考绩制度和培训机构(官学和私学),出现了爵(等级)、位(职务)、禄(工资)的分开管理方法。隋唐以后,科举制度(即选人用人制度)发展到了成熟阶段,实行了考试、培训、调动、任免、俸禄、退休等一系列制度,建立了专管考试、考核、任免、奖惩、监察等管理机构,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封建官僚的人事制度。这种制度一直延续到明清时代。现代的人事管理,是进入20世纪后才从西方传到中国的。



面对旅游经济的持续升温,中国旅游研究院的另一份报告则指出,经过较长时期高速增长后,住宿业的行业发展增速自2014年开始放缓,2016年已经出现下滑。行业发展热度也会影响行业招人的热度,根据指数的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酒店/旅游行业的月平均网上发布职位数约5.2万个,整个一季度的走势平稳。根据前程无忧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酒店/旅游行业职位招聘量排名一的城市是上海,占行业招聘总数的13.9%,排名靠前的四个城市(上海、广州、深圳和北京)招聘职位数之和达到了39%。从城市分布看,北方城市除了北京外,全部掉出前十排名,南方城市占了3个位置,中西部城市也占有三席。而“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苏州并没有挤进前十,排在了行业城市需求的第14位。由上表可知,酒店/旅游行业的热招城市排名与全国招聘市场的城市排名还是有很大差异的。一线城市中,上海仍然是行业需求“老大”,北京以微弱优势成都排在第四位,成都与武汉行业需求几乎持平,列位第五和第六。相比全国的城市招聘量排名,酒店/旅游行业的黑马城市——昆明排在了第七位,十分抢眼,风头超过了西安与南京。

猎头点击了解更多

劳务有狭义劳务和广义劳务之分。狭义劳务不留下任何可以捉摸的、同提供这些服务的人分开存在的结果,如教师、律师、医生、理发师等人员提供的服务。广义劳务除了包括狭义劳务之外,还包括这样一类劳务,即它所提供的使用价值附着于物质产品之中,体现为商品,如厨师、修理师、裁缝等人员提供的服务。劳务概念和第三产业概念之间存在着相通之处。第三产业的主要特征,就在于向社会提供劳务。



现在有专门的律师事务所,可以为农民工免费打官司。但是,如果按照完整的司法程序,处理这类案件较快也要一个月时间,慢的可能会长达两年。即使农民工之后拿到钱,由于打官司造成的误工损失也是相当大的。为此,我们特地开辟了庭前绿色通道,即调解程序。它不能保证农民工一定拿到全部拖欠工资,可能只拿到80%~90%,但可以大大缩短案件处理的时间,较快在半个月左右。



民营公司月薪过万的网上职位数发布占比为11%,不及创业公司,排在第四。从招聘的各职能情况来看,虽然各企业的招聘需求均集中于酒店/旅游专业领域本身以及销售人员,但外企和创业公司在较为高端的销售管理人才上更舍得投入挖人,而国企及事业单位在销售这一职能上招聘还是多集中于较为基层的销售人员。创业公司在市场营销和电子商务职能上的人员招聘需求也明显比其他性质的企业占比更高。

猎头点击了解更多


一方面是巨大的劳动力群体,另一方面则是不少地区尤其是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每年几百万的用工缺口,供求矛盾表现尤为畸形,因此造成大范围的跨省劳务输出和输入,形成了巨大的劳务市场。劳务(labourservice),以活劳动形式为他人提供某种特殊使用价值的劳动。这种劳动不是以实物形式,而是以活劳动形式提供某种服务。这种服务可以是满足人们精神上的需要,也可以是满足人们物质生产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