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劳务外包服务至上

2021-05-17 15:27:15 3

包头劳务外包服务至上

在劳务派遣公司还未出现时,企业职工的调动、招聘、管理、培训、工资福利待遇发放、人员的考核等大量烦琐事务都给人事或管理部门带来了极大的压力。但随着就业派遣的出现,社会分工的进一步深化,就业中介机构逐渐参与到企业的人事运作之中,分担了人事或管理部门的一部分工作,较大限度净化了企业的用工管理职能,使企业能集中精力投入到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去。



劳务有狭义劳务和广义劳务之分。狭义劳务不留下任何可以捉摸的、同提供这些服务的人分开存在的结果,如教师、律师、医生、理发师等人员提供的服务。广义劳务除了包括狭义劳务之外,还包括这样一类劳务,即它所提供的使用价值附着于物质产品之中,体现为商品,如厨师、修理师、裁缝等人员提供的服务。劳务概念和第三产业概念之间存在着相通之处。第三产业的主要特征,就在于向社会提供劳务。



面对旅游经济的持续升温,中国旅游研究院的另一份报告则指出,经过较长时期高速增长后,住宿业的行业发展增速自2014年开始放缓,2016年已经出现下滑。行业发展热度也会影响行业招人的热度,根据指数的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酒店/旅游行业的月平均网上发布职位数约5.2万个,整个一季度的走势平稳。根据前程无忧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酒店/旅游行业职位招聘量排名一的城市是上海,占行业招聘总数的13.9%,排名靠前的四个城市(上海、广州、深圳和北京)招聘职位数之和达到了39%。从城市分布看,北方城市除了北京外,全部掉出前十排名,南方城市占了3个位置,中西部城市也占有三席。而“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苏州并没有挤进前十,排在了行业城市需求的第14位。由上表可知,酒店/旅游行业的热招城市排名与全国招聘市场的城市排名还是有很大差异的。一线城市中,上海仍然是行业需求“老大”,北京以微弱优势成都排在第四位,成都与武汉行业需求几乎持平,列位第五和第六。相比全国的城市招聘量排名,酒店/旅游行业的黑马城市——昆明排在了第七位,十分抢眼,风头超过了西安与南京。

包头劳务外包服务至上

学历高低对这个行业的薪资收入有着较为显著的影响。这个行业高中及以下学历的8成网上发布职位数月薪在6000元以下,大专学历虽然月薪过万的有1成以上,但6成月薪在6000元以下,而本科学历月薪过万的职位数占比为35%。此外,酒店/旅游业的电子商务人才和公关/媒介人才月薪过万的网上发布职位数也占到了约2成。值得注意的是,酒店/旅游业的“硬件人才”建筑工程与装潢以及工程/机械/能源这两个职能月薪过万的网上发布职位数占比也较高,前者达到了3成,后者也占据了13%。



一方面是巨大的劳动力群体,另一方面则是不少地区尤其是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每年几百万的用工缺口,供求矛盾表现尤为畸形,因此造成大范围的跨省劳务输出和输入,形成了巨大的劳务市场。劳务(labourservice),以活劳动形式为他人提供某种特殊使用价值的劳动。这种劳动不是以实物形式,而是以活劳动形式提供某种服务。这种服务可以是满足人们精神上的需要,也可以是满足人们物质生产的需要。



OYO酒店首席人力资源官在参加上海举行的业内交流会上表示:“OYO酒店员工多数均有酒店业、连锁业或企业从业经验,OYO酒店的高管团队来自阿里、神州租车、滴滴、摩拜、麦肯锡、饿了么、UBS、强生等国内外企业。这些来自于但不止于酒店业的员工,用迥异于传统酒店的思维与管理方法,为OYO酒店在各个阶段的发展中,带来了酒店业新鲜的思维与人才活力,为OYO酒店发展的各个阶段提供了强有力的人才支持。”

包头劳务外包服务至上


2018年,昆明摘得了“中外避暑旅游目的地全球二、全国一”、“较佳避暑旅游城市”、“较佳优质旅游城市”的桂冠!同年,昆明在GaWC(全球有名的城市评级机构之一)2018世界城市排名中,跻身全球三线城市。昆明旅游业的高歌猛进促使其整个行业的人才需求高涨。与去年同期相比,其城市酒店/旅游行业职位需求排名上升了二位。